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擺攤記

發佈日期: 2020-09-01    作者: 王銘汪    閲讀:

自從開放擺攤以來,小區外的街道每晚都成了夜市。結束一天工作的上班族、寫完作業的學生黨、閒來無事的大爺大媽們都成了這熱鬧場景的一部分,當起了攤主,前來體驗一把“人生錯位”之感。擺攤於他們而言,更像是一場自發的狂歡。
  當初是朋友小 A 慫恿我陪她擺攤的。某天,她傳來一份文檔,裏面詳細地分析了從採購到交易的各個環節。她驕傲地和我説着她的“宏偉藍圖”——即如何通過售賣批發的小飾品成功“揚名”整條街。她樂此不疲地計算進銷差價,拍着胸脯對我説:“聽我的,不虧!”
  我倒顯得比較冷靜,光是想着要賣些什麼東西,我都想了好幾天,最後我決定賣掉高中那些沒寫完習題的教輔書,小A卻擔心賣不動。我持着隨緣的態度,畢竟這些吃灰塵的書早該處理掉了,拿去地攤賣和拿去收廢品店賣,結果都差不多。
  擺攤那天,我們很早就去佔了位置,小A説我們位置的優勢在於對面正好有一家酒店,人流量大。我看到周圍的空地上有人用白粉筆寫了兩個大字:“有人”,應該是晚上要來擺攤的人留下的。雖然夜市還沒正式開市,我卻已經感覺到了附近“攻城掠地”的氣氛。
  我們搬來了簡易桌子和椅子,桌子鋪上方格布,小A細心地將小飾品按顏色深淺排列整齊,她説,整齊亮眼的攤位更吸引人。於是我按照她的説,將教輔書按規格從小到大排列好,再在A4紙上寫下“高中教輔書”五個大字。我和小A説我不打算叫賣,她教訓道:“你要大聲地叫喊才會有人注意到啊!等會兒你看我怎麼做!”在隨後的時間裏,我親眼見識到了小A的“叫賣才能”,她熱情的樣子讓我想起了學校門口早點攤的阿姨們,只要你的目光稍稍停留在她們身上,她們便一個勁兒地衝你招呼直到你走遠。“每一個路人都是潛在的顧客。”小A看着我的眼睛極認真地説。
  到了晚上七八點鐘,華燈初上,人潮漸漸湧入,原先空蕩蕩的街道早已被攤位佔得水泄不通,中間留出來的道路僅供四人並行,交通變得擁擠起來。那些騎摩托車的人被駐足逛夜市的人羣圍困住,就好像潛水員誤闖入沙丁魚羣。周圍是如此喧鬧雜亂,形形色色的人,走走停停。人們閒逛,用着緩慢的步子,將小城的人間煙火看遍。而人羣往往不確定方向,只是不斷地往前湧動,有人走近身旁的攤位瞧上幾眼,或者直接離去。這是個尋常的夜晚,我們萍水相逢,因為一個夜市產生交集,交互了人生的一小部分。
  我們攤位的對面是一位賣玩具的大叔,他戴着夜光米老鼠髮箍,坐在地上眉頭緊鎖地刷手機。我和小A都覺得這場景很滑稽,但看到他攤位生意冷清,又不免心生同情。大叔失落地坐在一堆玩具中間,似乎有一種年齡帶來的違和感。玩具允諾會帶給孩童歡樂,但沒有允諾會帶給大叔財運。我忽然意識到,擺攤不僅僅是一場體驗錯位的遊戲,有些人揹負着養家餬口的壓力,抱着期待而來,卻落空而歸。收入支出被如實地記在賬本上,沒有人不在意盈虧。
  小 A 去前面的攤位買了兩杯仙草凍,我們邊吃邊聊天,時間好像一下子回到了高中某個閒散的下午,我和小A坐在操場的欄杆上,嘴裏嚼着零食,目光拉到遙遠的天邊,我們的話題也扯到遙遠的將來,“那時候誰能想到我們現在在這裏擺攤呢?”小A笑道,年少輕飄的夢想還沒來得及見到大風大浪,就先不知所蹤了。那時候的我們總想着用某種直線型的思維解決問題,但忘了生活還有許多正如此刻的曲折和失常。“可以啊小A,沒想到你第一次來就這麼會做生意。”我發出這句感嘆的時候,小A已經賣出了好幾副耳環,她行雲流水般地解答顧客拋來的各種問題,諸如耳環材質、是否會過敏、能優惠多少等等,在陌生人面前,她表現得就像每一位顧客的貼心閨蜜,讓初次相識的人能無比信任她。記得當年,小A説她的夢想是踩着5釐米的高跟鞋走在北上廣某個寫字樓的大廳裏。我現在在想,小A或許也可以在這個風口上,成為一個優秀的帶貨主播,靠着她的天賦和努力,賺得盆豐缽滿。
  我的教輔書只有幾個穿校服的高中生前來翻看,但他們並沒有多大的興趣,留下一句“這裏還有人在賣書啊”便走了。有位男生嫌我的書過時了,“這些題目看上去都好老了,我們老師説要做新題。”我無言以對。再翻看教輔書,我驚覺好多題目都已變得陌生。我學過的三角函數,背過的64篇古詩文已漸漸從我的生活中退出了,即便它們曾經佔據我大部分的生活,讓我在每次考試前緊張失眠。我檢討起時間都浪費在哪兒了,疫情期間宅在家裏,閒適的日子讓拖延習慣越來越嚴重,“誰能想到我現在是這個樣子呢?”我對小A苦笑道。
  夜色漸晚,人羣漸漸散去,攤主們也各自收攤,只有遠處西瓜攤的攤主還在四處張望,等待着最後一波顧客,一旁的喇叭循環播放着“來來來,看一看,‘灰’常甜的西瓜!”我和小A準備回家了,她已迫不及待想回家算賬,而我裝書的揹包和來時保持着同樣的重量。臨走前,我們付了五塊錢,和隔壁攤位的兩隻貓玩耍。攤主是附近寵物店的老闆,來夜市給寵物店做廣告。小A給一隻貓咪拍照,我把手放在貓咪的腦袋上,貓咪仰起脖子看了我一眼,又閉上了眼睛。貓咪也困了。(作者:王銘汪 石油化工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