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校園原創

校園原創:

尋訪非遺文化的黔東南之旅

發佈日期: 2019-02-27    作者: 全媒體中心學生記者 陳思涵    閲讀:

“站在高高的苗嶺上/眺望四方的青山秀水/座座苗寨美如畫/條條江河似飄帶/任妹嫁到哪一方/哪方景色都一樣”。古老的苗族情歌如春風般吹遍祖國西南,嘹亮音韻繚繞綠水青山。

2018年秋季,為加強青年人對傳統文化的瞭解傳承,保護優秀非物質文化遺產,我作為全國大學生代表之一,參加了由百度和 《中國青年報》 共同發起的“亮手絕活兒 · 百度匠心中國行”貴州非遺探訪活動,和來自人民日報、新華社等多家中央媒體的記者老師們,共同踏上了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這片神祕而寧靜的土壤。

地圖上的北緯 26°,東經 107°,是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縣——世人盛讚其“天下苗族第一縣”的所在地。勤勞聰慧的苗族人民,在這裏留下了燦爛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其中就包括苗族銀飾鍛造技藝與苗族刺繡。我們也因此走進了兩處村落、兩户人家,傾聽兩位手藝人的故事。


苗銀映月 —吳水根大師的““鍛造人生 鍛造人生””

什麼樣的美,出自什麼樣的錘,苗銀匠手藝人最有把握。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苗族銀飾鍛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吳水根,是黔東南台江縣施洞鎮人。他從八歲開始學做銀飾,專注於苗銀技藝三十餘年,如今是吳家銀飾第八代傳承人。沒有人知道叮叮咚咚的錘銀聲,是他一生時光中,敲了多少錘,才練就的技藝。

吳師傅的家並不大,“貴州民間工藝大師”、“貴州省勞動模範”等榮譽貼滿了家中客廳的牆壁。在他的銀器陳列間中,他親手鍛制的銀飾作品琳琅滿目。而在庭院入口旁一間不足五平米,老舊昏暗的小屋子裏,則擺放着簡單的幾樣器具——一盞燈,一把椅子,一張石桌,一個工具箱。

想要鍛造好銀器,熔銀是個漫長的過程。吳水根先用火鉗夾了塊木炭點了根煙,然後邊悠閒地抽着煙邊緩緩地拉着風箱。當鐵杯中的碎銀化成了紅色的銀漿時,他拿起窗邊的空心鐵棍,深吸氣對着鐵棍猛吹了一口氣。瞬間,一串串火星從熔爐中冒出在空中四散飛舞——這個過程叫去雜,目的是把銀漿中的雜質吹走。火滅後,只要掀開凹槽,一根細長的銀條就出現在眼前了。而熔鍊只是銀器鍛造的第一步,此後還要經過壓寥、鏤刻、焊接、編織等幾十道工序才能完成一件作品。“做銀器一定要有耐心,我常常一個人坐在這,一敲就是十幾個小時。”吳水根師傅慨嘆到。在如此精細的手工技藝下,每一件苗銀飾品都獨一無二,無可複製,更彰顯其獨特的價值與魅力。

幾十年的匠心鍛造,使得吳水根成為了遠近聞名的銀匠,他還憑藉銀飾、刺繡加工技術帶領和幫助廣大農民羣眾脱貧致富。利用自己開辦的銀飾公司,傳授了一批年輕藝人,成功帶動許多村民通過銀飾加工脱貧致富。而他的女兒吳春秀也成了遠近聞名的女銀匠師,讓苗銀技藝從一枝獨秀到春色滿園。


苗繡縫花——繡娘歐東花的““錦繡年華 錦繡年華””

“苗族兒女是蝴蝶媽媽的女兒,這些民族服飾比自己的生命更為重要。”歐東花是土生土長的台江縣老屯鄉長灘村人。身為民間高級工藝品美術師和歐東花苗族服飾博物館館長,她踏上苗繡從藝之路已有40餘年。僅靠一根根針、一縷縷細線,在苗繡藝術的大舞台上,歐東花“繡”出了錦繡河山,也“繡”出了精彩人生。

從 8 歲開始,歐東花就跟着祖母、母親學習刺繡。她不僅熟練地掌握了苗族傳統的平繡、打籽繡、堆繡、疊繡、貼布繡、馬尾繡等技藝,難度極高的施洞破線繡也不在話下。

19歲時,歐東花為了追求更高深的刺繡技藝,自籌資金奔赴黔東南州各縣市以及雲南、廣西、四川和等少數民族地區收藏苗族侗族等少數民族傳統工藝品。2013年,歐東花在凱裏市打造了一座佔地約1460平方米“民俗服飾博物館”,藏品包括苗族刺繡、銀飾、蠟染、挑花、織錦等,其中不乏奇珍孤本。除此以外,博物館裏還收藏了壯族、彝族、瑤族等多個少數民族的藝術品。至此,苗族刺繡的工藝能以實體形式面向世人,讓苗繡走進更多人的生活之中。在她身上,流動着的苗族文化的匠心與傳承精神,讓人欽佩動容。

入夜,千户苗寨的明亮燈光閃爍,置於夜幕中如同璀璨繁星。在非遺文化的手藝之路上,每個人的努力都宛如一盞明燈。以青年之力守護匠心,傳播好文化故事,讓更多的人讀懂貴州,讀懂燦爛的中國傳統非物質文化遺產,我們將共同點亮這片文明的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