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正在瀏覽: 首頁 » 媒體福大

媒體福大:

福建日報(2020-11-17):更好守護公序良俗

發佈日期: 2020-11-17    作者: 本報記者 何祖謀 實習生 鄭寅山    閲讀:

我國《民法典》把“公序良俗”上升為基本原則,與法律並列,其中第八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不得違反法律,不得違背公序良俗”,為全社會劃出了自由之邊界、行為之底線,以良法和良俗的有機融合構建社會善治的基本規範。無疑,這將為穩定社會預期、規範社會秩序、激發社會活力、培植社會正氣、夯實治理基礎、實現社會善治提供法治保障。

低俗營銷品牌不受法律保護

“所謂公序良俗原則,是指民事法律行為的內容和目的不得違反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這一原則起源於羅馬法,被法國、日本、我國台灣地區等大陸法系國家和地區民法所沿用。在英美法中,與公序良俗類似的概念是公共政策。《民法典》第八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不得違反法律,不得違背公序良俗。據此,我國民法確立了公序良俗原則。”福州大學法學院教授葉知年説。

葉知年舉了個例子:“叫了個雞”本是專營炸雞的餐飲品牌。經過幾年的發展,它逐步成為一個以店鋪加盟體系為主、專業從事雞肉產品生產銷售的餐飲品牌,由上海一家公司運營。2017年3月,這家公司因在門店、微信公眾號、官網等使用了“叫了個雞”“沒有性生活的雞”“和她有一腿”“真踏馬好翅”等宣傳語,並將“叫了個雞”文字和圖案組合使用於店招等處,違背了社會良好風尚,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處以罰款人民幣50萬元。

“這明顯違背了經營者應該守法的競爭原則。”葉知年説,本案中,“叫了個雞” 由謂語動詞“叫”、助詞“了”、量詞“個”和名詞“雞”四個漢字組成,“雞”本身的含義為一種家禽,但在“叫了個”+“雞”的特殊構詞方式形成的語境下,容易使人將“雞”與民間約定俗成的隱晦含義相聯繫,從而容易使人產生購買色情服務的低俗聯想。“叫了個雞”品牌在最初對外宣傳時,通過多個多媒體平台,大量地使用了低俗宣傳語,有傷風化並且嚴重違背了社會公序良俗。

“作為以廣大普通公眾為消費羣體、向其提供快餐服務的服務名稱,如此意圖迎合低級趣味、有傷社會風化的不良商業標識,嚴重違背了社會公序良俗。所以,企業使用‘叫了個雞’品牌從事雞肉產品生產銷售,不但不受法律保護,還應受法律處罰。”葉知年説。

子女對父母有贍養義務

“你爸爸生病了,你作為唯一的兒子不能不管啊!”“媽,你不要打電話來了,我和他早就斷絕父子關係了,我沒有義務贍養他!”備註語:斷絕親子關係的約定有違公序良俗,是無效的,兒子依然有義務照顧贍養自己的父親。

這是一幅宣傳《民法典》漫畫中的對白。《民法典》第二十六條第二款規定,成年子女對父母負有贍養、扶助和保護的義務;第一千零六十七條第二款規定,成年子女不履行贍養義務的,缺乏勞動能力或者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在現實中,雖有一些成年子女與父母鬧矛盾後簽訂斷絕父母子女關係的協議,人為排除了子女對父母的贍養義務。但從法律上講,因簽訂的“斷絕父子關係”協議有違公序良俗,屬無效民事行為,不具法律約束力。

“公序良俗原則事實上是將一部分嚴重違背道德規範的行為,納入法律規制範圍。”福建名仕律師事務所鄧飛霞律師説,隨着《民法典》的實施,“公序良俗”將不再是人們內心的道德評判,而是判定民事行為效力的重要依據;其價值在於將道德倫理規範引入法律適用,起到擴充法律淵源、彌補法律漏洞的作用。

她説,《民法典》中的公序良俗原則在婚姻家庭領域將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如姓名權的行使,《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五條規定,自然人應當隨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明確指出的是:有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有的孩子父母憑個人喜好為孩子創設姓氏,具有明顯的隨意性,往往造成對文化傳統和倫理觀念的衝擊,違背社會善良風俗和一般道德要求,也不利於社會治理。又如輔助生殖問題,《民法典》第一千零九條明確規定,從事與人體基因、人體胚胎等有關的醫學和科研活動,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不得危害人體健康,不得違背倫理道德,不得損害公共利益。實踐中存在大量*合同,*方通過提供子宮孕育孩子而獲取經濟利益,這有違公序良俗、社會公德,其中所涉及的醫學問題、法律問題、社會問題錯綜複雜。

以法治力量引導人們向上向善

如何在司法實踐中正確運用公序良俗原則?

葉知年説,公序良俗原則有兩個方面要求,一是指民事主體在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法律關係時,在法律不禁止和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的前提下,得以公共秩序的一般要求和善良的風俗習慣進行民事法律行為;二是法院或者仲裁機構在法律規定不足或者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的前提下,得運用公共秩序的一般要求與善良風俗習慣處理民事糾紛。

根據公序良俗原則,民法對民事主體的意思自治作出必要的限制性規定,加以公認的道德規範,形成了具有系統性的公序良俗。由此可見,公序良俗原則具有限制意思自治原則的功能。而這一功能正是通過使違反公序良俗原則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來實現的。《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規定:“違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為無效。”據此,遇有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和社會道德秩序的民事法律行為,而又缺乏相應的禁止性法律規定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可以違反公序良俗為由認定該民事法律行為無效。

鄧飛霞説,恪守公序良俗是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的原則和底線,也是民事立法和司法的重要原則。《民法典》還在許多具體條款中體現公序良俗的要求。比如,針對套路貸、校園貸、高利貸等人民羣眾反映強烈的行為,明確禁止高利放貸、借款的利息不得預先在本金中扣除等重要原則。這也有力説明,用公序良俗對意思自治加以適當約束,不僅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

同時,《民法典》貫徹了公序良俗的價值追求,許多條款彰顯扶正祛邪、懲惡揚善的社會風氣,以法治力量引導人們向上向善。《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條規定:“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這一規定就是為了保護、鼓勵見義勇為,匡正一個時期以來社會上“好人不好當”的問題,因而被稱之為“好人條款”。第一千零一十條規定,違揹他人意願,以言語、文字、圖像、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此外,《民法典》用大量條款保護善意行為人的合法權益,比如,《民法典》第一千零二十五條規定:“行為人為公共利益實施新聞報道、輿論監督等行為,影響他人名譽的,不承擔民事責任。”


福建日報://fjrb.fjdaily.com/pc/con/202011/17/content_45912.html